终于还是逃离了那片“欣欣向荣”的土地

 来源:粉色记忆

发布时间:2018-03-08 17:03:11

 阅读量:2184人阅读过

刚过去的春节假期,随父母回到了父亲曾经的家乡。

虽说距离不远,但我与这个小村庄已有20多年未见,因此对于它现在有着巨大的期待。实际情况也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平整的马路几乎铺到了每家每户门口;原来破旧的土房也被漂亮整洁的院落取代;村口的夫妻店早早开门,各种商品货源充足且不再是质量堪忧的山寨货;不远处山上的信号塔清晰可见……一切情境都展示了新农村的“欣欣向荣”。



然而短短两天时间,我却看到“欣欣向荣”外表下的内涵。习惯了城市生活的人已能适应外在的“面子”,却与内在的“里子”格格不入。“故乡”与“异乡”莫名导致,让城市人只能以失败者的姿态仓皇逃离。

(一)

家乡有个堂弟,如今刚满26岁。他自小学习成绩优异,从山东的小村庄“鱼跃龙门”,考上了上海某知名大学学习生物科技。夏天毕业后,选择了苏州一个私营生物制药企业,不管是收入还是未来发展都算是不错。

可就是这个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的青年,却在工作后第一个新年假期,被家乡的“亲戚、朋友”一拳拳不断捶打本就不甚强大的自尊。

26岁且不说成家,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就成了是“积贫积弱”的困难户;研究生毕业没能进入政府谋取一官半职,反而给“个体户”做起了打工仔,书一定是白读了,这辈子也不会有出息;工作了半年不会抽烟、喝酒,荤段子也讲不出,跟废物有什么区别……本以为是衣锦还乡,却成了“人见人欺”的笑话,现实让他备受打击,更内心茫然。为何自己眼中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忽然成了“积贫积弱”的大龄剩男?为何可以一展身手的大好机会,反而不如混吃等死、提前养老的昏沉岗位?为何早起运动的生活习惯与抽烟喝酒的不良习惯忽而全面“倒置”?

经历了20年不断努力,他好不容易开始感觉自己对于世界的掌控力,似乎已经找到了人生的节奏,也在朝着一种越来越好的生活靠近。可是,只要和“家乡”重新接触,这种掌控感便立马分崩离析。因此,他只能逃,只能狼狈的从故乡逃回了异乡。

(二)

有人是笑话,自然也有人被高看一眼。一个在纸媒做了近十年记者的表姐就属于后者。可正是这份尊重和高看,给她带来的如芒在背的刺痛感。

对于当下坚守纸媒的记者,确实值得高看一眼。在传统媒体备受冲击的今天,纸媒记者从收入到社会地位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继续坚守阵地的,大多身怀新闻理想,具有探求真相的职业精神。但在故乡的小乡村,令她得以被人高看一眼的不是这份令人钦佩的精神,反而是职业为她带来的“无冕之王”的话语权,来源于同乡对话语权的歆羡。

在家几天,亲戚朋友们拜年的络绎不绝,称赞她职业好的也是不少,可不少称赞在她看来变了味道。在不少人看来,记者地位高,好赚钱,能跟政府官员平起平坐,还能靠报道企业问题,威胁企业赚钱。更有邻居请她帮忙,让她报道一家之言的企业问题,村官腐败,帮自己出口气。在她看来,这些都与她的职业道德背道而驰、触及职业底线的行为,却在不少家乡人眼里成为了理所当然。

在经济发展策马狂奔了40年后,终于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逃离物质的藩篱,放眼权力与金钱之外的理想和精神。然而,骤然间暴露在物质生活极度繁荣冲击下的乡村,反而不再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出现了严重的浅薄化趋势,理想不再被尊重。因此,她只能逃,只能狼狈的从故乡逃回了异乡。


(三)

这次回乡给我最直观的视觉冲击,不是村里崭新的公路和房屋,而是无处不在的腾讯王卡的户外广告露出。

在乡村,独具特色的户外刷墙广告在很大程度反应了乡村市场行情和流行趋势。从饲料、化肥到农村电商,从家用电器到汽车销售,从三大运营商到智能手机……刚我对于乡村刷墙广告的认知还停留在OPPO和Vivo蓝绿双雄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时,腾讯王卡的异军突起又代表瞬息万变的市场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在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之下,腾讯王卡如燎原的野火迅速占领了乡村阵地,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强行将被网络隔离在外的乡村拉入了新时代。这本是个好事,可时代的巨大跨度却让移动互联时代的花花世界迷乱了纯净的双眼。于是乎,我看到了村里的孩子们在整整一个下午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留恋于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游戏,看到了孩子们专注的盯着小小的屏幕看着网络主播们五花八门的表演,屏幕上还不时闪过不堪入目的侮辱谩骂……




腾讯王卡本身没有错,APP本身没有错,错误也不能归结到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当属于城市的新时代娱乐方式全面出击乡村文化低地时,必然如“降维打击”般丝毫不留情面。伴随着快速城市化进程,乡村呈现出38(妇女)99(长者)61(儿童)部队的特征,经济迟滞使社会文化面临极大的空心化压力。而移动互联的流量进击,可能就是雪上加霜的一击?当城乡的文化差距过度拉大,“寒门贵子”也就更像是黄粱一梦。

于是乎,许多不甘平淡的父母决定带着孩子逃离乡村的文化洼地,躲开最死板的乡村教育,只为一个起码更平等的竞争机会。

(四)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在《乡土中国》中写道,乡下人离不了泥土。乡村里的人口似乎是附着在土上的,一代一代的下去……

但如今,城市化带来的城乡发展严重不平衡仿佛挖出了附着在土地上的“根”。当“根”不在,在某种程度上看,离开了土地的一代们都已经是文化上的边缘人——既无法真正被异乡接纳,也再也无法重新融入曾经生养他们的故乡。

多年的新农村建设让作为“物”的公共硬件服务取得了巨大的成效,但物质生活的进步却让精神生活的空虚越发明显。如今我们的农村落后太多太多,特别实在在文化、教育、精神层面,整个农村似乎都被时代抛弃了。亦如费孝通先生所言:“社会是多么灵巧的一个组织,哪里经得起硬手硬脚的尝试?如果一般人民的知识不足以维持一种新制度时,这种制度迟早会蜕形的。”当生存需求以满足,新制度和新社会形态对于归属的需求就会越发急迫,对如今的村庄而言正是如此,整个社会、文化、生活、教育都处于一个急需重建的节点。

回顾历史,现代化的进程也是追求理性和人的尊严的过程,在此之前人生活在野蛮和强权下而不自知。我们需要有物质的进步,但更应该有“人”进步。如今的乡村,大致也可看做处于现代化的进程之中,“人”到底如何全面进步是个社会、文化建设的综合难题,但最起码应有现代的社会氛围,给归乡的游子一份安稳的归属感。

0/140

我的 订单

我的 收藏

小农丁